澳洲纽省大选采访随笔 - 大选之争背后的舞台

2018-01-05 12:45:05

让各路政客“倍感煎熬”的澳洲纽省大选终于尘埃落定了,联盟党不出所料的取得了压倒性胜利,改写了澳大利亚的选举史“看中国”首次推出的“大选特刊“在四个星期内,以八个整版的篇幅,分别刊登了对自由党,工党,绿党这三大党的领袖或竞选发言人,以及十五个选区的三十七名候选人的独家专访笔者也因此得以以“看中国”记者的身份,近距离“密切”接触到各大党派的中坚人物  有一天在采访帕拉马塔选区绿党候选人菲尔布拉德利时,他突然对我说:“这次大选你采访了这么多人,一定有许多独到的洞见吧”  我低头一想,是啊,如此经历,也算难得吧也就是他的这句话,诱我今日写下这篇“大选专访随笔”,也算是在此次“历史性”的选举中,凑个小小的热闹吧  “可爱”的候选人  闭上眼睛,我采访过的三十九位候选人或当权者的面孔依然清晰可见,他们中有祖母辈的“老爷爷”,“老奶奶”,也有二十刚出头的朝气蓬勃,甚至是稚气未脱的小青年有“深沉”,成熟的政治家,也有一上来就自称不是“职业”政客的教师,商人他们都热烈的宣传自己,攻击他人... ...  然而在笔者眼中,他们都同样的“可爱”,因为不管他们背景如何,在那一刻,他们都真心的想证明,自己上任后将如何努力的服务于社区在大选的压力面前,他们知道自己必须做好,也就真的是在想做好这不可爱么而这种可爱,正是我们可爱的民主制度造就的  ‘前’省长肯尼莉印象 也许,在这些人当中,最大的“官”,就是前省长肯尼莉了,所以就从她写起吧!  自打肯尼莉当选省长以来,笔者在各种场合多次见到她,她的招牌式甜蜜微笑、永远都一丝不乱的头发,和永远都很得体光鲜的衣着,给人印象很深记得    有西人记者曾这么挖苦她:‘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省长,而不是一个公关经理’我想,人们之所以称她为‘公关经理’,也许就因为她的甜蜜微笑吧 3月10号,我第一次在省政府大楼中单独与她相对,进行一对一的专访那天的“每日电讯(每日电讯报)”报上刚好有一篇关于她的长篇报道,里面谈到,这位来自美国的纽省第一女强人从小就梦想,要做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第一位女主教,也谈到十七岁的她,怎样含泪敲开了学校篮球队教练的门,与教练“严肃”的讨论篮球队遇到的问题,并用了四十五分钟的时间与教练一起制定了一个后来被证明是很成功的计划,使学校球队挽回败局,跻身全州前八​​名  报导中,一个刚烈,立志远大的肯尼莉跃然纸上 与她在一起时,立刻就能感受到她甜蜜微笑之下的刚劲虽然只有我们两个人(外加一个她的助手在场),但她说话的声音依然高亢洪亮,依然像面对千军万马一样这倒让我私下偷着乐:不用发愁我录音效果不好了  在请她介绍完工党的竞选概况后,我第二个问题就问:“很多人,包括几名”看中国“采访过的工党议员和部长,都在说工党这次不会赢,您怎么看“(后来我有些后悔,这个问题也许应该晚一些再问)  面对我的“挑战”,她依然保持着招牌式甜美微笑,表示了“不问收获,只管耕耘”的将奋战到投票结束的最后一刻的决心  我又一连串问了许多问题,对每一个问题,她都有“标准式”答案,都是工党怎么怎么棒,做出了多少多少成绩,而且每次都不忘猛烈攻击对手奥法拉  在我请她就工党已失去民众的信任之说发表评论时,她终于“认错”了,说:“我已经很坦白地承认过,工党在很长时间只是关注自己,这也是我为什么要站出来领头的原因工党需要把关注中心重新放回到公众身上,这也是我向纽省民众道歉的原因“  这种“认错”,我在另一场合听到过,这次她再次重复此一说法,几乎与前一次没有任何差别,一共就只那么两句,再也不肯展开多说,不由让人感到:这种“认错”,是精心计算过的,那么也就失却了意义和诚意工党最终被选民“大屠杀(大屠杀,这个词是肯尼莉自己说的)”,也许与此有关  然而在我心中,却不得不佩服她在明知即将失败,却仍带着甜美微笑奋战到最后一刻的勇气和干劲此届工党政府的问题积累了十六年,这次可谓“薄积厚发” ,来了个“兵败如山倒”但肯尼莉任党首时间不过两年,也许很多问题并不是她的责任  在采访中,笔者也曾问她,如果大选失利,她下步打算如何当时她口风很紧,只说她不会离开工党,不愿透露其他的  依笔者的想像,她虽然在大选后立即辞掉了纽省工党领袖的职务,但应该不会就此沉寂吧前总理霍克已经公开出来挺她,说她应该参与联邦的政治事务  这位曾梦想做美国第一位女总统的纽省第一名女省长,还会不会东山再起呢  也许我们很快就会有答案吧!  自由党人印象  很多人,特别是绿党成员喜欢说,现在自由党和工党正变得越来越相像然而一圈采访下来,笔者发现,各大党派,还是有自己不同的特质的  先说自由党人在被问及自由党与工党有何区别时,不少候选人能立即告诉你:自由党强调“小政府”,不强调过分的政府干预,而只是创造条件,使每个人的能力和作用能够得到充分的发挥,让个人和企业最大限度的实现自己的价值和奋斗目标  笔者印象比较深的,是莱德区的维克多Dominello的一个说法:自由党讲的是“给人一个手,不是手出”,意思就是伸出手,将你扶起来,让你自立,而不是只是给你发钱 另一个令笔者印象深刻的自由党人,是此次在史卓菲选区击败工党资深议员及部长级人物弗吉尼亚州的法官查尔斯Casuscelli他告诉我,他十八个月前才加入自由党,而且到现在还是一名现役的军官,同时也在政府部门做咨询工作,而他决定从政,纯粹是被气出来  他说,一天晚上,他在看电视,在不长的时间内,就先后有两名工党政府官员出来,在电视上就某个问题撒谎因为他为政府工作,十分清楚地了解这个项目的内幕,因而知道他们在撒谎所以他简直是怒不可遏  看到他那么生气,他妻子说:“咱们结婚这么多年了,我从没看见你气成这样既如此,不如你去参政,以改变这种状态吧”!  就这样,他选择了与他理念相近的自由党,以一个仅十八个月从政资历的“新兵”,借着自由党将大获全胜的“东风”,击败了他的对手而当选  采访时,我能感到他的气愤与言辞是真实的,而且是未加“政治性”修饰的,如果他能在今后的政治生涯中,将这一份可贵的气愤,真实与不加修饰保持下来,那就非常难得吧  工党人印象  说起工党,眼前首先浮现的,是一群女性的面庞:除了(前)省长肯尼莉外,还有科加拉选区的切丽伯顿,坎特伯雷的琳达伯尼,奥本的Barara佩里和史卓菲的弗吉尼亚法官等等,这些都是工党中的重量级人物,“顶级女孩”她们的气质,或干练精明,或风风火火,或温文尔雅,但在她们身上,也还确实有着不同于自由党人的东西如果说自由党人更像一个企业家,资本家,带有更多的“资本主义”色彩,工党人则更像是打工阶层或底层民众,带有更多的“社会主义”色彩  第一个让我吃惊的是科加拉选区的切丽伯顿,那天采访时,她迟到了等她的时候,我听见她办公室里有一个华人,在不停的给当地华人打电话,一个一个的动员他们投票给切丽,这种“勤奋”倒是前所未见的  采访中,切丽谈到,希望大家在投票时,不要考虑哪个政党能上台,而是要考虑谁能真正为此选区说话  我立刻抓住这点问:“您这样说,是否因为您对此次选举结果不乐观”  我自以为,这个问题大约有些刁钻了,她不见得会正面回答,谁知她毫不忌讳地说:“我觉得在过去两年,我们是迷失了方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会赢得这次选举的原因“  她的直言让我吃惊吃惊之余,也忍不住暗暗佩服她的坦率这位高中毕业后因家贫未能进入大学,十九岁起就加入工党,二十五岁成为青年工党主席,三十岁就当上省议员的切丽,同时也坦白的说,工党应该回归到其传统的价值观上来  史卓菲区的弗吉尼亚州法官作为省政府文化部长,在能够将悉尼大桥一带的海港景色一览无余的省政府大楼中接受我的采访时,已经是八年的资深议员了,她提到,早在2002年年,她为参加2003年的大选,曾用了整整七个月的时间,从冬天一直做到盛夏,在选区内挨家挨户敲门宣传自己,每天从早上九点开始,“一直做到我能闻到人们厨房里飘出来的晚餐的香味才结束“  这样的勤奋,也是我闻所未闻的:原来,要当上议员,也这么不容易啊!  接受采访的当日,弗吉尼亚州从凌晨两点就开始工作了,不知是否是因为睡眠不足的原因,她反而显得特别亢奋,在一个采访的间隙中,她居然当着我的面,毫不掩饰的跟自己的助手说:没几天了,再好好从这里看一看外面的海景吧言语中没有遗憾,没有哀伤,只透着一份大大方方的接受“现实”!  老实说,这样的“西式”直率,也让我这个“中式”思维的人暗暗称奇  绿党人印象  再说说绿党  绿党成员给人最大的印象是,理想主义色彩很重,无论是年老的,年轻的,而且相对其他两大党来说,绿党成员对于自己的施政方针似乎更加明确,清晰,一致,他们每个人都会告诉你,绿党的“四项基本理念”是什么,不像自由党和工党,成员之间会对本党的政策会做出不同的解释和回答  绿党,顾名思议,最重视的就是环境和可持续发展问题,其实是对社会公正,人权等事务的关注  说到环境保护,绿党候选人的身体力行令人印象深刻  比如在悉尼市政府工作的威洛比选区的罗伯特麦克杜格尔,为了保护环境,特意不买车,不开车,每天坐公交上下班那天到我家接受采访时,愣是从火车站步行二十多分钟到我家我事先不知道他没有车,这让我很是过意不去  另比如,悉尼选区的绿党候选人德布赖恩利牛顿的宣传材料,不但是用精心挑选的100%再生纸做的,而且还是多用的,可再次被利用,这边看是竞选宣传材料,反过来就可以当包装纸用这种匠心独运的设计方法,让她又一次以巧妙的方式宣传了自己的环保理念  目前的情况看,绿党的选情不如他们希望中那样如人意但最近德国绿党的胜利,再次让人意识到:随着地球环境的恶化和接连不断的天灾人祸的到来,绿党已成为一支不容忽视的新生力量,在许多年轻人中正越来越有号召力罗伯特麦克杜格尔在接受采访时曾谈到: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由绿党执政的政府了  罗伯特也是一名年轻人,他能够这样平静的不计当下,为十年,二十年之后的事情而努力奋斗的精神,也着实让人起敬  “不满政府”是从政的最大动因  对每一位候选人,我都问了同一个问题:你为何从政  对此问题的答案,无论是哪个党派的候选人,竟然是惊人的一致:大部份人都说,我之所以从政,是因为对现实的不满,对政府官员的不满,对社会现状的不满等等,于是决定参政改变这种现状  也有几位说,是因为从小就对政治感兴趣,或受到某某他们所喜爱的政治家的启发,或认为从政是服务社区的好方法  还有一位说,自己从小就​​一切顺利,感到特别幸运,因此父母教育他说,你应该回报于社会,于是他就从政了  “对政府不满即参政!”这样的理由,对于来自“胆敢对社会主义心怀不满”是个大罪名的中国大陆的移民们来说,也许是很新鲜的吧!  印象很深的,还有坎特伯雷区工党议员琳达伯尼的回答她说,政治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政治不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东西),有一次她跟一位部长谈话时,心里禁不住想:就您这水平,还当部长我来干保证比你干得好于是她就参政了  “重在参与”  对许多候选人来说,他们从一开始就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当选的可能性不大,但依然兴致勃勃,全力以赴的投入备选  有一天我约了史卓菲的绿党候选人兰斯戴尔到我家来采访,他带着一个助手汗流浃背地来了 - 原来他一直在顶着烈日挨家敲门宣传呢采访结束,我送他出门时,说了句:“祝一切顺利(祝你好运)!”他一边系着旅游鞋鞋带,一边回应道:“!而且好好玩(也很好玩)”我们一起大笑起来,不自觉间,我被他“重在参与”的乐观,豁达感染了  霍恩斯比的工党候选人尼古拉车则告诉我,就算赢不了,但有他作为“反对力量”盯着其他的候选人,特别是当选后的议员,也能监督着他们是否好好干,是否会兑现竞选中的诺言,等等,这不也挺好吗  有时候也可以看出,各党推出在候选人时,不为赢,只为锻练新人比如这次采访中最年轻的埃平区二十三岁的工党候选人艾米史密斯,面对同一选区“老谋深算”的现任自由党议员格雷格史密斯,虽然胜算不大,但仍每天兴致勃勃的到火车站去发传单,并骄傲的告诉我,她就是在这个区土生土长的,她在火车站遇到的人有一半都认识她这个“我们区的小妞(本地女孩)”  “党”很穷酸  笔者来自大陆,所以想到“党”时,往往不自觉就会认为,“党”很强大,“党”有的是钱和经费,因为国库即是党库  然而这次在采访中,却无意中发现,澳洲的“党”,尤其是普通的,在野的党员们,似乎也“弱小”得很,穷酸得很  除了已经在位的议员外,其余大部份候选人既无办公地点,又无手下,又无经费,或经费十分有限,特别是小党和独立候选人们,能够印够传单,再找到人帮忙,在选区内做一遍发信箱的工作,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会到我家来接受采访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办公室  当然,大党们在竞选宣传战中,仍然是出手阔绰,不遗余力的此次采访中,多名候选人提到政治廉洁问题,政治献金问题绿党骄傲的宣称,他们不接受来自公司的政治献金,因而不会像两大党那样受公司利益左右;自由党和工党也争先恐后表示要改革政治捐献制度,然后互相攻击对方在此问题上的态度和做法,有时会让人弄不清他们到底谁说得对  但不管怎样,有了好几个党互相“攻击”,互相掣肘,在“腐败”问题上,也就不太容易走得太远  华人参政  采访结束时,我一般也会请候选人们对华人社区讲几句话,不止一个候选人提到,希望华人更多关心并参与政治也有人向我请教:为何华人在政治上不够活跃  是呀,对比其他一些少数民族社区,华人社区似乎的确存在这个问题比如这次我采访的史卓菲区的独立议员马克莎玛,就是九年前才从印度移民澳洲的,但却早就老实不客气的参政了,不但参加了这此省大选,也参与了去年的联邦大选说起他的竞选方针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华人为什么不够活跃呢  也许是因为,很多人来自一个从来不曾有过选举,“参与政治”更会被视为犯罪的国家,也许是因为他们还不习惯参与公众事务;也许是因为他们忙于挣钱和个人事业,家庭,还没有“闲情逸致”关心政治  也或许,是因为他们知道:澳洲社会已稳定这么多年了,政府三,四年一改选的,有什么新鲜的呢谁上来谁下去,更不是什么“你死我活”,“关系到党国存亡”的大事,区别也许有一些,但绝对还影响不到根本,因为这个国家的立国之本,早已固定,不会因为哪个政党上去,哪个政党下来就怎样  所以,虽然被选民踢下去的工党领袖肯尼莉,会有遭到“大屠杀(屠杀)”的切肤之痛,但对一般民众来说,经历了“变天”的大选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太阳照常升起,人们照常去工作,学习,这一天唯一成为新闻的,是新的省长 - 奥法拉已经宣誓就职了:“在上帝的护佑下,我宣誓将忠于澳洲,忠于纽省人民(在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