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国会听证:中共治下法治缺失 渗透西方(图)

2017-11-02 14:53:14

4月24日加拿大国会外交委员会举办听证会,主题是“加拿大与亚洲打交道(Canada’s Engagement in Asia)”,证人包括教授、人权律师、人权团体代表和中共前外交官等,听证主要聚焦在中共统治下的种种问题,以及对加拿大的影响,从法治缺失、渗透西方到强摘器官等 教授:中国法制是中共的工具影响加中关系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阿拉德法学院教授Pitman Potter说,加拿大必须理解中国的法治缺乏,中国的法制和加拿大的截然不同 通过视频在国会作证的Potter说,对加拿大人来说,法治意味着保护公民权利和限制政府行动,但中国的法治是中共建立的“社会主义法治” 他说:“尽管在中国,法律被冠以‘法治’,并刻意吸引人们对法治意义的期望,但是恰恰相反,这种法制其实服从中共的规则” “中国所描述的法治更像是‘法治’——换言之,是使用正式的规则、法规、制度等来执行(中共)政策,”波特解释说,“中国的法治”只不过是中共的工具而已,“为的是执行中共的宗旨”事实上,这是缺乏法治 他说:“所以,当我想到这对加拿大意味着什么时,重要的是要注意,这不仅仅是中国国内的问题这影响了中国遵守国际条约的情况、中国对本国法律的尊重、对国际条约的尊重,以及人权、少数民族和贸易等问题” “因此,中国缺乏法治影响着加拿大与中国关系的方方面面” Potter对渥太华的建议是,在与中共打交道时知道规则他说,当中共领导人谈到保护外国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时,“我们可能会因为这一法律权利的引用而感到欣慰,但我们有责任理解中国语境中的含义,这意味着非常不同的东西这意味着中共要什么,就意味着什么” 麦塔斯:强摘器官有压倒性证据 温尼伯的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听证会上作证时,以这个问题开始了他的证词:“中国器官移植泛滥证据,对加中关系有何影响”麦塔斯继续解释他与前国会议员David Kilgour的工作,揭露了中国法轮功学员被强摘人体器官 他说,自从他和 Kilgour12年前发表的第一份报告以来,证据不断在积累,其他研究人员也参与了这一问题的研究,包括美国调查记者、中国专家Ethan Gutmann “与Gutmann于2016年6月发表的一份联合报告发现,中国的移植数量每年高达10万,其中大部分来源为良心犯——藏人、维吾尔人、基督徒,主要是法轮功学员,”麦塔斯说 “目前,这种滥用器官移植的证据是压倒性的,”他说,“滥用移植是一个黑色市场,有一个不寻常的特点——它是制度化的,国家运行的” 麦塔斯说,当与中国打交道时,“掠夺器官大规模杀戮囚犯的事,在与中国打交道时,不能只是放在一边,也要在这个问题上进行接触” 他为加拿大遏制器官强摘提出了若干建议,包括在2013年和2015国际人权小组委员会的声明中要采取的行动 麦塔斯说:“这两项声明都要求医疗和管理机构点名、让其羞愧和排斥个人、机构以及其下属机构参与强摘和贩运人体器官” “目前,在国际移植行业内,根据中共官方对移植的不透明和压倒性证据,产生了一个关于是否要从事或排斥中国移植行业的积极辩论” 他说:“我支持排斥器官移植的观点,正如小组委员会所做的,在历史上,排斥的观点产生过影响加拿大政府应该支持小组委员会排斥器官移植的呼声” 麦塔斯还表示,加拿大应呼吁北京方面合作,对中国的器官移植滥用问题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他说,“这类请求是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美国众议院和欧洲议会提出的鉴于对这项调查的广泛支援,加拿大没有理由不参加共同行动” 陈用林揭示中共对西方民主国家的渗透 当天的证人还包括布洛克大学(Brock University)政治学副教授Charles Burton、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所临时研究主任和刘氏国际议题研究所教授Paul Evans、与华盛顿特区的西藏办公室的Ngodup Tsering,以及2005年出逃到澳大利亚的前中国外交官陈用林 通过视频,陈用林称,中国有野心在2049年之前成为世界超级大国他说,北京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已经变得“更加积极” “在过去的25年里,中共当局悄悄渗入西方的主要民主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和美国,一直是中共软实力的试验场,这一努力取得了巨大成功” 陈先生提到了《无声入侵: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一书,揭露了中共对澳大利亚的广泛渗透他说:“对澳大利亚来说,保护自己不受中共干预已经为时太晚了” “在 中共当局眼中,加拿大与澳大利亚的地位相似……这两个国家被视为西方民主联盟中的薄弱环节,中国可以窃取高科技,从而施加影响” 陈用林说,自1989天安门大屠杀以来,中共一直在与加拿大进行全面外交他并指加拿大是第一个将其人权政策与贸易政策脱钩的西方国家他还说:“西方国家的绥靖说明中共加入世贸组织后没有完全履行其义务这使得中国经济能够从自由贸易中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