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钱去了哪里?(组图)

2017-12-03 08:38:04

在信贷猛增的同时,中国的经济增长却在放缓,市场上的钱去了哪里? WSJ的Tom Ork认为,中国最新的经济增长数据令人沮丧汇丰公布的中国4月份PMI指数从3月份的51.6降至50.4,只稍微高出50这一增长和紧缩的分界线4月上海螺纹钢期货价格下跌了7.6%,逐渐接近金融危机时低谷的水平 奇怪的是,即使中国信贷增长加速,中国的经济却在放缓在第一季度,中国的金融系统向市场注入了6.2万亿人民币(1万亿美元),环比上涨了58%增长乏力的经济和激增的信贷之间的脱节让人感到困惑 显然,中国的企业正在尽快完成他们的借贷中国第一季度存款总额也上升到6.2万亿元,同比上涨64%伯恩斯坦研究公司( Bernstein Research)的中国银行分析师Michael Werner称,由于中国企业预期今年晚些时候中国将对影子银行加强监管,所以他们提前贷款,并把这些资金存入银行 信贷数据也有一些重复计算,比如,如果企业将他们的借款投入企业债券市场,这将在政府统计中计算两次——一次作为贷款,一次作为债券销售这很难量化但是如果信贷循环比过去更普遍,那么新贷款将没有它看起来的那么巨大 并非所有的信息都是可靠的据搜房网的数据,中国房屋价格正再次加速上涨,4月份中国全国房屋价格环比上涨了5.3%,比3月份的3.9%增幅更大在广州和深圳,二手房交易价格上涨超过22%这显示一些新增信贷正让房价泡沫再次膨胀,而中共政府过去三年来一直试图去除这些泡沫 中国快速的信贷增长令人担忧,但并不像前面数据显示的那么大如果资金存在银行待用,那么今年接下来的时间内新增信贷可能放缓 UBS的中国经济学家汪涛预计,2012年末,中共政府债务对GDP占比约为55%,总债务对GDP占比约为210%(中国官方的政府债务对GDP占比只有15%,纯粹是政府债券,但是这忽略了许多国有企业、地方债务和资产管理公司的债务) 无论如何,210%与其他可靠的预计大致相符汪涛认为这一数据本身并不会引起惊慌与发到国家相比可能看起来有些高,但是比新兴市场和亚洲国家则没那么夸张,这些国家往往有高储蓄率,这些储蓄反过来为信贷提供资金 虽然债务对GDP占比的意义还有争论,也无法衡量这一数据在什么水平就是个大问题,但是这些观点值得思考 有许多原因可以让我们对此不必担心:这只是简单的经济增长落后于信贷增长,一些信贷或许被重复计算 “公平地来说,我们认为信贷增长对经济增长有滞后效应,鉴于截止目前强劲的信贷增长,今年二三季度的建设投资将大幅增长” 虽然汪涛不认为债务危机迫在眉睫,但是她相信我们有理由担心最近债务对GDP占比的快速增长 “有充足的证据表明,财务困境是信贷增长不起作用的另一个原因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没有足够的现金支付他们已有债务的利息,不得不借新债还旧债同时,由于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疲软、卖地收入减少,并需要推动投资和GDP从一个高水平上继续增长,合理的解决方案就是借更多的债” 野村证券的张智威也在关注这一问题,他认为: “我们认为第一季度大部分的新增的信贷都没有进入实体经济,我们可以提供两个证据,一是,我们收集了2012年发行的370个最大的城市建设债务的公共信息,我们发现其中至少20%的资金被用来还债许多基础建设投资项目还没有盈利,因此,地方政府的融资工具不得不借新债还旧债” “另一个证据是,根据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发改委在3月末发布了一条政策,要求为保障房建设筹集的资金不得用作其他用途我们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