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来了朝鲜人:爱买破电脑 疯狂砍价

2018-02-01 15:37:36

朝鲜人“村里”淘换破旧二手电脑 漂亮朝鲜妹子餐馆打工 【导语】在中关村活动的朝鲜人绝对是个“奇葩”的存在他们像现实版的“装在套子里的人”,纵然风和日丽,也总要“穿着雨衣打着雨伞”这是一个让人看不透的群体,外界绝少有人真正走进他们的心思:那些买破烂二手电脑的朝鲜人是为了干什么?那些白裙餐馆女孩们又是否曾对某个中国男孩动过心?在统治者与他们自己共同堆砌的,有形与无形的堡垒里,他们过着让朝鲜人羡慕,也让中国人好奇的神秘生活 中关村买电脑的朝鲜人:只爱几百块钱的便宜货 前一阵笔者到中关村商场买电脑,注意到这么一群奇葩顾客的存在他们是由四个人组成的小队,一边在各个摊位前瞅来瞅去,一边窃窃私语着“思密达”语言乍一听以为他们是韩国留学生我正想凑向前,来句“阿你那塞药”,但忽然一想,这群人身上流淌着与印象中的韩国人迥异的气质他们都是小年轻,却跟五道口(俗名“世界中心”)那些三五成群、骑着小轮摩托乱窜的韩国人完全不是一个格调他们穿戴老土而又统一,都穿着深色的中山装,留着统一的发型这可能是用“杀马特”定义人生的韩国小年轻最为鄙夷的着装格调转弯一想,难不成是朝鲜人 一家店老板给了我确定的回答:他们是朝鲜人,跟他们的邻居完全是满拧的存在老板说韩国人也经常来这买东西,但他们通常会一个人来闲逛,喜欢跟人说话,不太爱买便宜东西而朝鲜人给人的印象完全是相反的,店家们对他们的总体印象是:寒酸、拘谨、不爱说话 买电脑疯狂砍价:开口500、800地砍 这些朝鲜人的确很有特点,很多见多识广的老板一眼就能把他们分辨出来:跟韩国人的单枪匹马不同,他们通常是三五成群,组队活动,绝少有离队的情况而且通常看得多买的少,几乎只买便宜货中关村500元到800元的二手破烂电脑性能很差,在平时几乎只能卖做电子垃圾但这帮朝鲜人的来临成了这些破烂们的福音,他们胃口独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淘换这些便宜货,而且很是喜欢,乐在其中他们结伴而来,一家一家地熘达,逐项逐项地比较虽然会说点汉语,能够勉强跟店家交流,但他们除了讲价钱时说话,绝少和人瞎扯淡,对人冷冷的,非常拘谨 老板说他们“寒酸”还有一个原因:他们非常喜欢砍价,而且完全是血淋淋的神砍据一位店老板介绍,只要一两千的便宜电脑,朝鲜人开口就是500、800地砍而且砍价简洁而又明了,你报个价钱,那边伸出几个指头,几百元就这样在沉默中灰飞烟灭了 要求另类:电池一定要好,光驱不带刻录 当然,这些朝鲜人对这些“电子破烂”也不是照单全收,他们也是非常挑剔的一位店老板介绍说,朝鲜人对电脑的性能要求非常独特首先,他们要求电脑的电池一定要好,这个成了他们的死条件,电池不行的一律忽略,再便宜也不考虑笔者猜测这可能是因为朝鲜经常停电的缘故其次,多数朝鲜人强调电脑光驱不能带刻录功能,这一点听起来让人有点不可思议,朝鲜盗版光碟很盛行,带刻录岂不事半功倍,这一点让笔者也百思不得其解唯一可能的解释,可能是他们回国时,朝鲜海关会对此进行专门检查,或者源于朝鲜官方对在华留学生的严密管控 店老板还告诉笔者,这些朝鲜人很多都是来中国的留学生,能从他们脸上的稚气看出来照理说,自凡能踏出国门的朝鲜人很多都来自朝鲜社会上层,其中也不乏官员子女但到了中国,他们却只能购买最次的电脑,甚至是中关村打工族的淘汰品不禁让你我“屌丝”在心生优越感的同时,也为朝鲜“富二代”们的“艰苦朴素”心生赞叹:棒! 中关村餐馆里的朝鲜妹子:为国家打工,工资几乎全上交 提到中关村的朝鲜人,就不能不提这里的朝鲜餐馆在这不说这里的食材,只说这些餐馆里的地道朝鲜妹子在赴华前,从学历、到容貌,再到政治素质,她们都经过精挑细选和认真培训来到餐馆,首先刺激眼球的就是这些漂亮妹子她们会统一穿着白色齐膝短裙(或白配粉的红色长裙),容貌姣好、皮肤白嫩,见了客人总是一脸的微笑 因为用工是朝鲜人,所以餐馆的人力成本挺低,所以餐馆里的朝鲜妹子们堪称密密麻麻,瞬间让周围餐馆掉价不少朝鲜餐馆里的女服务员工资绝大多数是拿不到手的她们三年在华期间的工资绝大多数要上缴朝鲜政府,毕竟能出次国,对朝鲜国民来说,是国家给的一份恩惠曾有媒体报道过华西村的朝鲜女服务员,她们一个月工资据称有5000-6000元,但是实际到手的却只有150元 平时不让上街,政治觉悟颇高其实,这些餐馆的饭菜除了特色之外,却也一般很多人来这里吃饭,都抱着一颗不寻常的看妹子的心,男客人很多都喜欢逗服务员说话或者调侃几句这些年轻的朝鲜妹子们对客人的问题却都一知半解,支支吾吾,带着一种朝鲜妹子们特有的羞涩之美,很让一些“屌丝男士”们把持不住实际上,这些餐厅是有内部纪律的,跟客人攀谈是禁忌,哪怕是餐厅的老顾客也不行而且,女服务员们是不允许上街的,所以想躲在拐弯路口求偶遇的同学们还是不要冒严寒死等了 华西村朝鲜打工妹 笔者和同事十几人就曾到一家朝鲜餐馆就餐,一位白静漂亮的朝鲜美女始终微笑地忙前忙后这位朝鲜妹子还算愿意和中国人聊天待一切落定,我们开始用汉语和她交谈她的汉语十分蹩脚,勉强能说自己叫“金松”(化名),刚到中国才三个多月问她从哪里来,是不是平壤人,还会回国吗?她非常吃力地听懂了,说过一两年就会回去我问她:平时不上班时做什么?她说自己是留学生,平时要上课,晚上还要跳舞同事还问她是否谈恋爱,她回答有的(备注:朝鲜在华打工者据称是禁止恋爱的,可能妹子没听懂问题)再问她喜欢什么中国歌曲,她回答说喜欢孙楠的《不见不散》同事中有好开玩笑者,笑问她如何看待当红的朝鲜第一夫人李雪主,这个大不敬的问题她似乎没听懂,只是羞涩的笑笑便不再做回答 谈笑间,我们还跟她提起韩国和韩剧这回她听懂了,正色道:“没有韩国,只有南朝鲜,我们是一个国家”这是席间,我们听她说的最长、最熟练的一句汉语 媒体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