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监会扛起信贷流转大旗

2019-07-15 08:11:00

* “信贷流转平台”是盘活存量“新一步” * 信贷流转试点管理办法近期将出台 * “102”文件严苛条款将被清障 * 理财计划与ABS对接信贷流传平台可期 记者 赵红梅 路透香港8月29日 - 如何“盘活存量”是当前稳增长背景下中国各部委苦苦求索的大命题,中国银监会对此也正在下一盘棋 这盘棋局中,“信贷流转平台”系统不久后将被推至台前,而为这一平台保驾护航的信贷流转业务管理试行办法亦快出台,办法中已仔细为信贷批量流转流程进行规范,并将原有政策障碍陆续化解 “即将要出台的办法,总体来看要把102号文中造成信贷流转难以操作的条款取消,并要通过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中债登)作为流转登记结算平台来做流转”一位接近银监会的人士透露 他强调,银监会意图通过中债登的系统登记交割,建立信贷资产转让二级市场的第一步,后续或考虑将为理财产品投资等奠定基础并提供一个公开化、规范化的交易平台 此外,银监会亦在筹备ABS(信贷资产证券化)新一轮2,000亿元规模的试点,并考虑将ABS交易进入交易所,以扩大投资者渠道,为便于监管,亦集中统一由中债登托管登记 周三,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将进一步扩大ABS试点,优质ABS产品可以在交易所交易;对于风险较大的资产则不纳入试点范围,不搞再证券化 此前,路透已独家发出消息称,银监会将在银行间市场推出信贷批量转让系统,已陆续在试点银行展开交易演示,还待经过银监会牵头讨论和征求意见之后,才能正式上线该系统将在中债登登记和交割业内人士认为,此利器能否物尽其用,关键还在于转让的贷款能否成为标准化的产品 不少市场人士表示,银监会用意明确,与其严控银行表内融资表外化和“失踪”,不如将信贷流传透明化、阳光化而商业银行的业务重点从资本消耗转向资本管理大势所趋,相应的风险资产调整需求会越发强烈 民生证券宏观研究中心报告认为,ABS将提高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将优质贷款打包出售将提高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还能为银行节省出信贷额度 **将删除102号文中严苛条款** 信贷资产转让的“蛋糕”早有各方垂涎已久,但搭建起的平台最终都陷入沉寂,2010年银监会出台的“102”号文件就是障碍之一消息人士亦表示,此次银监会的试点办法已设法“清障” 2010年,中国央行曾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设立贷款转让平台,北京和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相继成立,当时亦将信贷资产交易视为其重要业务 然当年年底,银监会在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转让业务的通知(102号文)里要求,“信贷资产的转出方应征得借款人同意方可进行信贷资产转让、转入方应与借款方重新签订协议确认变更后债权债务关系、转让资产应包括全部未偿还本金及应收利息”等条款让信贷转让变得愈加困难 “新的流转办法,废除了那些对流转苛刻的限制”一位监管人士称,新办法首先不再要求流转时通知原始借款人或与借款人重签协议确认变更后的债权债务关系,亦没要求转让信贷资产应包括全部未偿还本金及应收利息 上述人士透露,新办法降低了转让难度,但增加了一条风险防线:信贷资产初始转出方需对每笔交易中未偿还本金总额不低于5%风险留存或受让,转让期限不得短于交易标的的剩余期限转让交易后,受让方将和留存风险的转出方按约定的比例共同承担风险 此外,新办法亦保留了102号文件中对转让的信贷资产要遵守“真实性原则”,真正转移资产出表,禁止非真实转移,转出方不得安排任何显性或隐性的回购条款,转让双方不得采取签订回购协议、即期买断加远期回购等方式回避监管 “102号文件一出来,我们当时几笔信贷转让交易就停了,怎么可能把信贷资产包拆开一笔笔去征求借款人同意呢?成本太大,如果这些限制性条款取消后,那银行还是有动力去交易的”中信银行投行部一位人士表示,再加上其他条款的综合限制,当时银行信贷资产公开转让大门基本被锁 **为ABS和理财产品铺路** “这个中债登下的信贷资产流转登记平台,仅仅是银监会的一个步骤而已,后续各类规范化的金融产品交易将如雨后春笋般蓬勃生长”上述知情人士称,在资本约束加强的情况下,监管层也在收窄表外融资的同时,加速信贷资产和ABS的进程,让堵与疏兼行 一位参与信贷流传试点的股份制商行人士表示,此次银监会明确,作为信贷资产流转的转出方,可以是商业银行依法设立的、独立承担民事能力的理财计划,将持有的信贷资产、债权和其他受益权通过平台或银监会认可的其他交易方式转让 银监会在这个棋局中先行落下的棋子中,包括6月下发通知,要求银行发行理财产需纳入由中债登建设开发“全国银行业理财信息登记系统(一期),通过74项要素全方位登记实现了对理财产品全面监管 此外,银监会正筹备新一轮ABS试点,规模约2,000亿,为信贷资产证券化常态化做准备,并计划将ABS产品投资者从银行间市场投资者扩大到证券交易所投资者 “实际上中债登技术上已能实现理财系统与信贷资产流转平台的对接,所以在‘信贷资产流转的转出方’定义上给理财计划留下了不小空间,”银监会人士称,目前是标准化金融工具的天下 “目前试点,我们只是拿单个的信贷资产在这个平台试着交易,但后期可以考虑用理财计划去对接这个平台,也可以考虑ABS和其他受益权的转让”招商银行一位同业部人士称 他并表示,一旦信贷资产流转平台启动,银行理财资金亦不用再曲线绕道信托受益权,而可以走上阳光化的对接之路,而在银监会8号文后亟需处理的非标资产亦能走上规范化的前台 此外,虽然第二轮试点未发行的数单ABS产品的托管结算将由上海清算所负责,但中债登已开始负责第三轮试点约2,000亿规模的登记托管额度 银监会向证监会抛出合作“橄榄枝”,推动银行的信贷资产可作为券商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产品形式,在交易所市场发行 一位金融界资深人士表示,这个信贷流转平台的思路是在银监会102号文和8号文等基础上演变出来的,但现在看像是银监会版本的、变种简化的、只由银监会主控的“类资产证券化” “关键是在银监会掌控的这个信贷流传平台是否能对接理财资金的产品,如果不能对接理财并转换标准与非标资产的认定,那就没意义了最终还是要走真正的ABS” 近日,银监会首次披露银行理财投向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业务(以下简称“非标业务”)规模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银行理财资金余额9.08万亿元,其中非标业务资产余额2.78万亿元,比8号文出台前下降7% 市场人士亦分析认为,此轮信贷流转包括后续的ABS额度、发行和具体市场交易选择,最终还是取决于监管部门之间的沟通和定位 为加强不同监管部门的协调,国务院上周公告称,同意建立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重点围绕金融监管开展工作,不改变现行金融监管体制 (审校 屈桂娟)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