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政局“剪不斷,理還亂”

2019-07-15 02:13:00

 新華社記者常天童 明大軍     泰國反政府集會領導人素貼27日提議與看守政府總理英拉進行一對一談判,英拉已經表示同意     分析人士認為,對立雙方直接對話將為泰國恢復穩定帶來一絲希望,但不斷升級的抗議示威活動似乎已經令看守政府難以招架,該國未來出路何在仍未可知     (小標題)對話帶來希望     隨著各方要求舉行和談的呼聲越來越高,素貼27日改變了一直以來堅持的不與政府對話的立場,表示願與英拉談判,但條件是必須一對一,且通過電視直播向全體民眾公開     英拉當天表示同意談判提議,但強調談判必須在憲法框架內進行,且反政府一方同時必須準備好結束集會示威,以繼續未完成的國會選舉程式     分析人士指出,雙方的表態至少釋放出有可能進行談判的積極信號     此前,對立雙方已經有所接觸泰國選舉委員會委員頌猜25日對媒體說,反政府集會核心成員24日已與英拉領導的為泰黨一名高層官員進行了對話他未透露對話的具體內容,但表示這次對話讓雙方在解決分歧方面邁出了第一步,這一勢頭有望繼續推進     值得注意的是,面對反政府一派的激烈鬥爭,支援政府的“紅衫軍”也開始蠢蠢欲動,這可能會給對話增加難度26日,近百名“紅衫軍”成員圍睏了泰國反貪委員會辦公樓,抗議反貪委將就大米項目瀆職案對英拉進行指控詢問     分析人士認為,如果目前主要在曼谷以外地區活動的“紅衫軍”進入曼谷與反政府示威者形成對峙,局面將難以控制對話談判是終結泰國亂局的最好途徑,也是唯一途徑因為衝突不可能解決泰國不同階層之間的利益矛盾,只能加劇黨派之間和民眾之間的對立     (小標題)反對派四面圍堵     截至目前,以推翻“他信政權”、趕英拉下臺為目的的抗議示威活動已持續了100多天,對立雙方分歧越來越大,鬥爭手段越來越激烈,暴力衝突導致的死傷數字不斷增長     反政府示威者採取了各種手段:組織街頭抗議、封鎖曼谷城、包圍總理府和主要政府部門、阻止政府工作人員進入辦公區域、圍困英拉住所英拉走到哪,示威者就聚集到哪英拉不僅不能回到總理府辦公,甚至連臨時辦公地也受到圍攻,只得不斷更換辦公地點     反對派還啟動了司法程式控告英拉政府,泰國獨立機構也越來越多地捲入這場爭鬥中對於反貪委提出的瀆職罪指控,英拉稱這一舉動有政治目的,是為了推翻政府英拉27日沒有出席法院聽證會,就大米項目瀆職案接受指控詢問,而只派出了法律顧問團隊為自己辯護     反對派還通過“綁架”金融機構向政府施壓為阻止金融機構向政府貸款以償還對稻農的欠款,示威者圍攻了一些金融機構在泰國儲蓄銀行表示了向政府貸款的意願後,反對派號召儲戶從該銀行提款並撤銷賬戶僅兩天時間,就有約700億泰銖(約合21億美元)的存款被提走,銀行內部員工因此發起抗議,要求停止貸款計劃銀行迫於壓力決定取消貸款,銀行行長同時引咎辭職     (小標題)政府求助外援     面對持續的抗議示威活動,泰國看守政府副總理兼外交部長素拉蓬26日致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希望聯合國能為解決泰國危機提供建議和幫助     素拉蓬的這一舉動遭到反對派和當地媒體的批評與嘲諷,稱此舉“世上罕見”素拉蓬解釋說:“如果亂局再繼續下去,泰國很有可能將面臨一場內戰到那時,聯合國將會出面干預幫助解決問題與其那樣,還不如現在就請聯合國參與解決問題”     分析人士指出,泰國看守政府目前面臨的最大難題不是反對派能否將英拉趕下臺,而是在目前情況下英拉能不能下臺,以及英拉下臺後的權力真空由誰來填補     泰國《憲法》規定,看守政府應在大選後將權力移交給下任政府,但2月2日舉行的大選至今仍未宣佈結果,甚至大選本身是否有效也還是一個謎此外,一些沒有候選人參選的選區能否以及如何進行補選,政府與選舉委員會之間目前仍爭執不下     如果英拉此時辭職,她將面臨違憲指控即使英拉下臺,她也不知道應當將權力交給誰,因為無論交給誰都不可能平息事態,並很可能導致更加激烈的社會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