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厮斗如豺虎 王立军怪招惊全球

2017-10-05 12:35:09

王立军事件很可能成为压垮毛左复辟逆流的最后一根稻草 二○一二年中国新年刚过,大陆官方媒体还沉浸在一派颂太平、唱和谐、歌祥和的气氛中,突如平地一声惊雷爆出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只身携带理应属“国家机密”的材料,成了“美帝国主义”驻成都领事馆内的“不速之客”消息一经上网,民众“围观”如潮,重庆当局则百般掩盖这出热闹戏,其精彩绝对胜过“春晚”万倍不止,且是中共建政以来破天荒第一遭的事儿 薄熙来先下手为强 薄熙来在中国已是名闻遐迩的封疆大吏,王立军则是薄熙来麾下一员虎将,官拜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因在薄发动的“打黑”运动中,所向披靡,屡立战功,杀文强,斩富豪,没收夺下别人钜额财富,一时威震巴渝,深得薄熙来的赏识,且又是薄之旧部,于是被提拔为重庆市副市长,属省、部级高官按理说如此“黄金组合”的搭档,自应有牢固的“革命”友谊 不过正如有人说的“世上没有永远的敌友,只有永远的利害”老毛都可以突然与“苏联老大哥”翻脸,中、越“同志加兄弟”一眨眼就可上演“血染的风彩”,遑论薄、王今年中国新年刚过,薄熙来突然夺下王立军公安局长的“兵权”,发配其去主管文教这种事若发生在民主国家根本不是个问题然而一党专政的中共官员,历来是只能上不能下,手中权只能大不能小管文教与拥有生杀予夺大权的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相比,当然被视为从权力中心被“边缘化”由于中国是个不透明的社会,官场更是个全封闭的“黑箱”,个中原由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说是中纪委已开始调查王立军的腐败,并示其揭发薄便可从宽而中纪委里薄的耳目将此事告知了薄熙来于是薄便来个先下手为强,将王立军拉下局长的位置,接着又抓了他的司机及王立军身边的亲信另一个版本则说,王立军在重庆“打黑”大搞酷刑“逼、供、信”,制造大量冤假案,弄得民怨沸腾尤其是“李庄案”,“打黑”竟然成“黑打”律师“打”了一次,还要二次判李庄的“漏罪”,后又心虚自行撤诉,闹出中国司法史上空前的笑话薄熙来担心早晚要出事,加上“打黑”行将结束,王立军已无多大使用价值,于是为避免将来自己被动,便来个“舍车保帅”,将来好把一切罪错推给王以上不管是哪个版本,都说明薄熙来的心狠手毒 王立军出“怪招”应对 然而王立军也非等闲之辈,岂会束手就擒他亲眼目睹过文强的下场,文强临“走”前对王立军的“赠言”是:“不出几年你王立军会与我同样下场”没想到昔日文强的咒语,而今却到眼前来曾在一方叱吒风云、也是以整人为业的王立军自不甘坐以待毙但在重庆薄熙来一言九鼎,王立军绝对硬拼不过于是他在二月六日使出了化妆潜逃夜奔美国领事馆这一“告洋状”的奇招薄熙来聪明一世也始料不及 王立军当然心里也明白,他不是要求民主、自由的政治异议人士,也不是政治上的“叛逃”者,从根本上讲还是“党家”的人美国不会像保护方励之教授那样不惜代价地保护他但他要做的就是要把事情闹大,捅出去,闹得越大,能闹到联合国去更好,知道此事的人越多,王立军活命的机率就越高如果王立军未闯美领馆前就落进了薄熙来手中,必死无疑至于是“自杀”、“躲猫猫死”还是“激动死”,就不好说了现在不仅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证实了此事,更有美国国会议员要对此事进行调查 一党专制下没有一个人安全 薄熙来自执掌重庆大权后,不但没认识到自己是被排挤出了高层权力中心,反而高调的搞所谓“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发红色短信,立老毛的超高塑像,以捧死人来向北京示威其所谓“打黑”虽然也清除了一些黑社会势力,但把一些民营企业家也以“打黑”之名先整人,后夺产由于中国社会目前严重分配不公,贫富悬殊,因此薄氏此举一时博得不少底层民众的欢呼,却忽略了他这一套实际上是毛泽东当年的打土豪、分田地,没收资本家财产的翻版尤其把一些并无劣迹、更不属黑社会的民营企业家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原则”加以定罪收拾,这就完全是无法无天,不啻重搞土改、文革温家宝总理批“文革余孽”,真是一语道破所以这几年薄熙来在重庆虽在整治社会治安、市政建设上有些成就,但整体而言是在开历史的倒车,妄图把中国社会拉回到毛泽东暴政的年代更有一些如“乌有之乡”、司马南、孔庆东一类的毛左余孽加以推波助澜,薄熙来竟被捧为“薄泽东”,于是薄熙来更“名”令智昏,不但要“卡位入常”,更要把“重庆模式”推向全国正如网上一副对联讽刺的那样:唱红唱进美领馆,打黑打向薄书记;横批:重庆模式现在看来恐怕不是入不入“常”,而是能不能保官、保身家性命的问题了 王立军事件发生在十八大的前夕,必将给中国政局带来许多变量此事件虽有一定的偶然因素,但笔者以为它更证明了在一个没有民主制度、没有法治、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里,从封疆大吏到升斗小民,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安全的保证,都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正因为如此,所以当年毛泽东都不敢轻易坐飞机,怕遭暗杀;刘少奇、彭德怀、陶铸……都会祸从天上来而遭毒手;胡耀邦、赵紫阳也会朝承恩、暮失宠,或软禁终生或含恨而去如果毛泽东寿命能再多两、三年,小平同志恐怕也魂归离恨天,还当得了什么“改革开放总设计师”至于六十多年来死于各种运动的冤魂加在一起,可以组建成世界上一个中等规模的国家,真是骇人听闻,但又是铁的事实 有人把王立军事件与林彪出逃事件相比如果林彪出逃事件是压垮毛泽东“红太阳”形象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王立军事件很可能成为压垮毛左复辟逆流的最后一根稻草它给了人们一个重要的启示:一党专制是当今世界上最坏的政治制度,而且在中国已经走到无路可走的尽头了借用温家宝总理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不进行政治改革,就是死路一条!